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7:00

最新章节: 因为。美杜莎跟云韵的目光,有时会扫向他,那种眼神,令他很不好受。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结束,萧炎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非常的自在。但是在下一瞬间。萧炎脸色微变,因为师父来了!苏若若跟苏千洛一同到了这里,苏千洛扫了萧炎几人一眼,“徒儿们,讨论的如何?”“师父,挺好。”雅妃。“是吗?”苏千洛考问道,“怎样能

第191章 打她,有经过我的允许吗!

()

到了傍晚,夏青然去修行了。

苏天凌也没再想欺负她。

自从梳理前因后果后,知道曾恢复所有记忆的夏青然没有杀他,他猜测那时的夏青然对他依旧有深厚的感情。

虽然夏青然曾将他当作工具,但昨天他欺凌了夏青然,心里的怒意已经消除了大半。

现在他的心里很复杂。

他不想就这么放了夏青然。

在他内心深处,夏青然依然是他的道侣。

“我的永远是我的,想溜,没那么容易。”

苏天凌轻摇头,躺在了椅子上睡着觉。

房间里正修行的夏青然,一直胆战心惊,她怕苏天凌突然反悔,又要欺凌她,察觉苏天凌已经熟睡,她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第二天。

夏青然做了份简单的早饭,苏天凌慢慢吃着,虽然味道一般,但却让他回想到曾经的自己跟夏青然所发生的一些事。

轰!

一大早!

有一群人闯进了这座独立山头,他们降临而下,直接没入进了院子里。

看到苏天凌跟夏青然待在一起,并且苏天凌在吃着早饭时,这让诸人脸色变的很难堪。

“青然!你怎么好端端的想嫁人?”

说话之人是个中年模样的男子,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他冰冷看向苏天凌,冷声质问,“我是青然的生父,你就是苏天凌?”

苏天凌看着他,目光闪烁!

夏侯!

在他曾经的记忆里,夏侯是夏州之主!

是巅峰武宗的修为。

如今是夏青然的生父。

“是我,有问题?”苏天凌看向夏侯。

“当然有问题!你是谁?从哪来?你想娶我女儿,你觉得你配吗!”夏侯冷声道。

“我配不配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女儿非要死心塌地的嫁给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苏天凌吃着早饭,淡淡道。

“我女儿死心塌地的嫁给你?”夏侯嗤笑,他对夏青然最为了解,连他这个生父都懒得搭理,性情又冷漠无比,怎么可能会死心塌地的对一个人?

“不信?你自己问问她。”苏天凌继续吃着早饭,一边道,“对了,这早饭是你闺女亲手给我做的,你活了这么久,应该还没吃过你闺女做的饭吧?”

夏侯闻言,目光凝视向夏青然,沉声道,“他说的是真的?”

“是。”夏青然冷淡一声。

砰!

夏侯怒将桌子拍碎,早饭全都掉在了地上,他脸色涨红,怒声道,“你天赋超凡,你的道侣应该是帝子!而不是这种货色!”

夏青然冷冷看着夏侯,随即将袖子拉开,手臂上本该有的红点已经消失!

“什么!你!你们!你们竟然做了那等事!”

夏侯脸色阴沉至极,心底掀起了滔天怒意,他女儿的守宫砂竟然没了!清白之身竟然被毁!

没有了清白之身,即便天赋无双,容颜绝美,帝族的帝子也根本不会娶夏青然这种二手货!

“你怎能这么不知廉耻!”夏侯双目喷涌怒火,上前,抬手,向夏青然的侧脸甩出一巴掌!

砰!

夏侯的巴掌还未甩中夏青然,苏天凌的一脚已经踹中了夏侯的身躯,直接将夏侯踹的倒撞在了墙上,并让夏侯吐出了一口血。

“打她?有经过我的允许吗!”苏天凌冰冷望着夏侯,若不是夏侯是夏青然的生父,他早就将夏侯宰了!

在他的记忆里,夏侯曾强行拆了夏族的一对鸳鸯,并将那夏族的女子强行嫁给了另一州之主的族人。

夏侯,只是个牺牲族中子女,换取家族利益的恶人。

夏侯以及夏府之人,一个个不可置信的望着苏天凌,夏侯是巅峰武宗,苏天凌竟然能一脚将巅峰武宗踹飞?

这怎么可能!

除非苏天凌是半步武尊之境,否则绝对没有可能!

“你…你到底是谁!”夏侯站起身,目光警惕望着苏天凌,苏天凌能一脚踹倒他,足以说明苏天凌的实力,难道苏天凌是从强大势力而来?

苏天凌没有回应夏侯,他看向夏青然,从夏青然对夏侯冷淡的态度,就知道父女两人的关系不怎么样。

只是,夏侯毕竟是夏青然今生的父亲,他不能杀。

夏青然看向夏侯等人,冷漠道,“今日起,我与夏府断绝关系。”

夏青然摊出手,手里出现了一本功法,她扔给夏侯,声音冷淡,“这是尊级功法,就当作你们将我生出的报酬。”

“夏青然!我是你亲爹!你竟然为了他要跟我断绝关系!你这是不孝!”夏侯怒声道。

“青然,不管如何族长都是你亲爹,你怎么能跟族长断绝父女关系?”

“青然,你这么做就太过分了!”

夏族之人纷纷指责道。

“滚!”苏天凌拂袖一挥,将几人甩飞出了月兰宗。

他看向夏青然,皱眉问道,“夏侯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确定要断绝关系?”

“亲生父亲?”夏青然冷然一笑道,“这种货色配当我的父亲?这十八年里,他所做的恶事没有千件,也有上百件,更何况,我的眼里没有亲人,我能成为他的女儿,只是因为生书而已!”

苏天凌没再说什么。

于夏青然这种活了数十万年的女帝,想来早已经没有了亲情的概念,什么事都看透了,有些道德束缚已经不适用在她的身上。

更何况,夏侯确实是个败类!

在他的记忆里,夏候的妻子同样也是个败类!

苏天凌看着她说道,“你跟夏家断绝关系,夏家不会这么放过你,若是这个时候我撒手不管了,你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是你曾经的女人,即便现在关系微妙,但…你忍心让我受辱?”夏青然望着苏天凌的眼睛。

自从得知一些记忆,她同样知道苏天凌的弱点,苏天凌视她为禁脔,又怎会让她被人欺负?

“呵呵…你说的对,我确实不会让你被人欺负,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欺负。”苏天凌。

夏青然闻言,美眸望着苏天凌的眼睛,她,只能被苏天凌一个人欺负?

“看样子,你对曾经的我,依旧不死心。”

夏青然注视苏天凌的眼睛,“男女之情,真能深到不分彼此?遇到任何事都不会背叛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