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7:00

最新章节: 因为。美杜莎跟云韵的目光,有时会扫向他,那种眼神,令他很不好受。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结束,萧炎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非常的自在。但是在下一瞬间。萧炎脸色微变,因为师父来了!苏若若跟苏千洛一同到了这里,苏千洛扫了萧炎几人一眼,“徒儿们,讨论的如何?”“师父,挺好。”雅妃。“是吗?”苏千洛考问道,“怎样能

第193章 你是你,我是我,互不相欠

这一声威喝,惊的宗门弟子纷纷心神一颤。

许多人目光望了过去,看到宗门半空之人时,脸色变的微微凝重起来。

“隐宗宗主来报仇了!”

“之前少宗主杀了木白跟隐宗的九名武皇长老,隐宗得知后,肯定会跟月兰宗大战!”

这时,楚月兰带着一众核心长老出现在了半空,她美眸扫向隐宗宗主木千尺,冷淡道,“之前比武,你儿想要违反规矩,被青然杀了也是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木千尺大笑起来,笑声震的方圆百里的山地不断的碎裂开来。

“杀!”木千尺懒得废话,身影直接隐遁于虚空。

楚月兰神色微微凝重起来,木千尺与她同为一宗之主,实力上的差距极小。

隐宗带来了这么多强者,若是打起来,月兰宗也会有不少的损失。

轰!

“杀!”楚月兰率先杀向隐宗诸长老,月兰宗的长老也立即杀去。

宗门内。

苏天凌看着这一幕,眉头微微一挑,“当年你帮过我,这次我帮你。”

砰砰砰砰砰砰!

话音落下。

宗门外的隐宗所有人,包括隐宗宗主木千尺的身形,纷纷从天坠落而下。

最终猛然砸在了大地上,掀起了一片灰尘!

“这…这什么情况…”

月兰宗所有人都懵在了那里,一个个茫然吃惊的望着这一幕。

这还没怎么开打,隐宗的人竟全军覆没…

楚月兰也是懵在了那里,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她还准备大杀一场,结果隐宗所有人的修为,统统被废了。

谁废的?

不知道。

楚月兰不知道,在场月兰宗所有人都不知道。

宗门内。

夏青然望着这一幕没说什么,苏天凌传给她的记忆里,苏天凌曾跟楚月兰认识,楚月兰还帮了苏天凌一些大忙,苏天凌会出手帮楚月兰,也在情理之中。

时间渐渐过去。

到了傍晚时分,苏天凌睁开了眼睛,他看向夏青然,这一整天的时间里,夏青然一直在捶着他的腿。

这才过去两天而已。

夏青然已经乖乖的伺候他了。

若是时间一长,习惯成自然,夏青然岂不是一丁点都不会再抗拒他了?

说不定真能日久生情呢…

“天黑了。”苏天凌。

夏青然抬起头,看着苏天凌。

“今晚,我跟你一起。”苏天凌。

夏青然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心底生出狂暴的怒火,对苏天凌冰寒道,“你不是说只要我伺候好你,你就不碰我的吗!”

“碰你一次跟碰你无数次有区别?”苏天凌看着她淡淡道,“碰了你一次,你的清白已经被毁,所以我再碰你无数次,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我说的是这几天你伺候好我,我才会放了你,这其中包括与我一起睡觉。”

“无耻!”夏青然冷着脸,咬牙切齿道。

“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人,半斤八两而已,谁都别说谁。”苏天凌起身,抬手一挥,控制住夏青然,随即带着夏青然进入了房间中。

……

第二天清晨。

夏青然彻底绝望了。

苏天凌根本就说话不算数!

昨天,她又被苏天凌欺负了!

苏天凌躺在院子里,看着冷着脸的夏青然,淡淡道,“装什么装?表面不情愿,身体却很诚实。”

“无耻!”夏青然冷眸盯着苏天凌。

“去做早饭。”苏天凌。

“做不做有区别?即便做了早饭,你一样会欺负我!”夏青然。

“那就继续!”

苏天凌拂袖一挥,将夏青然带进房间里。

“我做早饭,我现在就去做。”夏青然慌乱道。

“太晚了。”苏天凌。

……

过了几天后。

夏青然已经麻木了。

她也不再反抗,也不会说些反抗的话。

院子里。

苏天凌看着夏青然,“去做饭。”

夏青然没有回应,就静静坐在那里。

“不做饭?那就继续。”苏天凌威胁道。

夏青然依旧没有回应。

苏天凌挑眉看着她,现在是破罐子破摔,认命了吗?

夏青然目光望向苏天凌,眼神显得很平静,若是在前几天苏天凌说这句话,她铁定脸色大变,现在听到苏天凌说这句话,她的心里已经掀不起丝毫波澜。

“你随意,总之,我不会再听你的。”夏青然平静开口,声音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澜,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

苏天凌拂袖一挥,抓着她带进房间。

过了半个时辰后,苏天凌就走了出来,他拿着酒壶喝着酒。

一开始用这招还能对夏青然有效,现在夏青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继续用这招已经失灵。

这时,夏青然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不言不语。

苏天凌喝了口酒,看向她,问道,“你现在是破罐子破摔,认命了?”

夏青然没有回应他。

“能不能说句话?信不信我继续欺负你?”苏天凌。

“你随意。”夏青然平静说出一声。

苏天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我去修行。”夏青然起身离开。

苏天凌没有阻拦她,看着夏青然离开的背影,一时无言。

这是他想要看到的吗?

一开始他想报复,但那次报复后,他就已经没有那么想继续报复了。

这几天里,夏青然也不再怕他了。

或许是已经不在乎自身的身躯了吧。

苏天凌喝着酒,感到郁闷。

“明明我是受害者,怎么现在弄的我像是个坏人?”苏天凌继续喝着酒,很惆然。

到了傍晚时分,夏青然回来了,她平静看着苏天凌问道,“还要吗?要完我就去修行。”

“聊聊吧。”苏天凌喝了口酒,他现在对那方面已经没了兴趣。

夏青然坐了下来,目光平静望着苏天凌。

“你现在是几个意思?”苏天凌看着夏青然。

夏青然平静回道,“对于你以前的遭遇,我现在再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曾经种的因,这果我自己来承担,你想报复我,我接受,你想天天睡我,我接受,我只希望等你将怒火都撒了后,能还我自由身,从此之后,你是你,我是我,互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