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7:00

最新章节: 因为。美杜莎跟云韵的目光,有时会扫向他,那种眼神,令他很不好受。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结束,萧炎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非常的自在。但是在下一瞬间。萧炎脸色微变,因为师父来了!苏若若跟苏千洛一同到了这里,苏千洛扫了萧炎几人一眼,“徒儿们,讨论的如何?”“师父,挺好。”雅妃。“是吗?”苏千洛考问道,“怎样能

第42章 纵横同境一代

东离接住这丹药,丹药弥漫着浓郁的生命气息,生命气息太过浓郁了,这样的丹药,在东胜国,根本就无人能够炼制而出。

东离的目光看向苏天凌,他的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贪婪,这苏天凌所得的宝物真多啊!

连他都忍不住动了一些念头。

雷振天、秦战眼热的注视苏天凌,此刻的苏天凌,在他们的眼里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天材地宝,让他们很想将苏天凌吃的干干净净。

东离吞服了这粒丹药,丹药吞入腹中,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扩散至他的四肢百骸,他的伤,竟然在转瞬间就彻底好了。

能让伤势转瞬就好,至少至少都是武王炼制的王品丹。

这让雷振天跟秦战都内心颤动了,很想立即将苏天凌带走,彻底的检查一遍。

东离看向苏小可淡淡道:“我挑战你!”

轰!

苏小可脚尖轻点,曼妙的白衣身影宛如离弦的弓箭一般,直射而出。

转瞬间,就出现在了离东离最近的一个擂台。

“下来!”苏小可冰冷道。

东离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身形俯冲而下,以苏小可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无法动用必杀技。

动用越强的力量,所需要的灵气就越多,之前苏小可一战耗费那么多的灵气,现在所剩的灵气,又如何能凝聚出最强之力?

“败!”苏小可冷冷的看向东离,调动浑身所有的力量,她知道,过了今日,她想再重创东离,几乎不可能了。

这一击,她抽干了体内所有的灵气,凝聚出了最璀璨的一剑。

一剑往天刺去,只听到剑的鸣声!

诸人看到有一道璀璨的剑芒撕裂了空间气流,硬生生的掠出了一条路,所过之处,无不都弥漫着浓郁的杀意。

“破!”东离冷喝一声,方天画戟挥下,隐隐有闪电缠绕,不断绽放璀璨的光芒。

砰!

剑芒与方天画戟碰撞在一起。

剑芒就像是无敌的战神,拥有霸道绝伦的力量,摧枯拉朽的撕碎方天画戟!

哧!

剑芒穿透过东离的胸膛,距离心脏位置仅差分毫。

然而。

诸人是看不到这么精细的画面,他们只看到半空的东离,忽然静止了。

随后,从天坠落。

直到咚的一声响起,诸人倒吸一口凉气,无不震惊的望着苏小可。

一剑,仅仅只是一剑而已。

东离就被击败了。

看着东离瘫在地上的样子,诸人只觉得东离生错了时代,与苏小可、柳雪并存在一个时代,再耀眼的光芒也会被遮盖。

苏小可抽干了所有灵气,才能凝聚出这最强一击,她握着青流剑,将青流剑当成拐杖一般,这样勉强的支撑着她娇弱的身躯。

她的脸色苍白,面色难看,但她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笑容,她目光看向苏天凌,声音微颤道:“哥,我打败他了……”

苏天凌看着她,点头轻道:“岳母说,要我们纵横同境一代,你做到了。”

苏天凌弹指,一粒丹药弹射进苏小可的口中,苏小可的气息瞬间就平稳了,恢复如常。

雷振天跟秦战觉得肉疼,苏天凌给苏小可服用的也是那珍贵的丹药吧?苏小可只不过是抽干了灵气而已,至于用这么珍贵的丹药么?

除了感到肉疼,他们心底也震惊,苏小可的实力太强了,如果不死,未来必成武王,甚至是虚无缥缈的武皇之境都有机会踏足。

而且,同境之中,属于极强的行列。

秦战看向下方的东离,大手一挥,一股磅礴的灵力包裹着东离,将东离拉了过来,然后开始疗伤。

东离此刻眼神喷涌着无尽的杀意,他堂堂皇子,竟败给了苏小可。

败给了一个女人,让他感到颜面尽失,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

柳雪走向武道台,她看向各擂台区域的擂主,淡淡道:“剩余的五个擂主,你们一起上吧。”

代表各殿的最强武师,一个个心头一凝,他们目光凝视着柳雪,柳雪跟苏小可的武魂天赋等级一样,他们又如何能打的过?

更何况,现在武道战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怎么处置苏天凌。

“我认输!”

“我也认输!”

“认输!”

五个擂主,纷纷认输,这一场比武没有必要再打了,打了也是自取其辱,不如不打。

柳雪脚步一顿,认输了么。

她的内心颤抖,她本想拖延时间,不想让那一刻这么早的到来,可,他们都认输了,意味着武道战就此结束。

结束之后…

柳雪不敢想象下去后面将要发生些什么。

“武道战结束!苏天凌你言语侮辱我爹娘,此罪必须严重处置,现在将你带回秦府,然后!受刑!”秦泽冰冷开口道。

“押罪人苏天凌回将军府受刑!”秦战冷冷一声,他拂袖一挥,一股磅礴的灵力包裹着苏天凌,以及柳雪跟苏小可。

“慢着!”苏天凌忽然出声,众人的目光纷纷望着他,这个时候喊停干什么?莫非怕了?

“怎么,害怕了?”秦泽玩味的看着苏天凌,他还以为苏天凌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有害怕的时候。

“怕?”苏天凌轻摇头,他已经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了,他看着秦泽,淡淡道:“你说我言语侮辱你爹娘,请问我当时说了什么侮辱秦将军的话。”

秦泽眉头一皱,冷冷看着苏天凌,冰冷道:“明知故问!你想干什么!”

苏天凌笑了一下,他面向在场所有人,说道:“当日我对秦泽说,你爹未必是你的亲爹,因为这句话,秦泽判定我侮辱秦将军,这句话听着像是侮辱的意思,但…东胜国刑法,凡事要讲究证据,如果秦泽并非是秦将军的亲生儿子,那是不是可以宣布我无罪了?”

“你找死!”秦泽森然望着苏天凌,恨不得立即当场将苏天凌诛杀。

苏天凌竟然说他不是秦战的亲生儿子,如果他不是秦战的亲生儿子,那他又会是谁的儿子?

远处。

气息虚浮的东离,眼神锋利至极的看向苏天凌,冰冷道:“如果证明秦将军跟秦泽乃是亲生父子,就直接按照东胜国的刑法,将你立即诛杀!”

东离看向秦战,虚弱的说道:“秦将军,你跟秦泽当众验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