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2 05:04:32

最新章节: 萧炎倒是没说什么。雅妃羡慕,他也羡慕。只是,也只能羡慕了。“师妹,我有点迷茫了。”萧炎轻道。雅妃看着他,“迷茫什么?”萧炎道,“没认识师父之前,我心里一直憋着股气,自己修为不进反退,被人嘲笑,那时候我只想能够正常修炼,那时候有目标,有动力,心里有股气支撑着我,可现在,那股气没了,师父将我的境界直接

第62章 我会给你一个公道

柳雪达到了半步武王后,境界没有再突破,这让诸人松了口气,要是柳雪直接突破到了武王境,他们怕是要惊的说不出话来。

可即便如此,依旧惊的他们久久不语。

“奇怪,境界怎么会好端端的突破呢?而且是在昏迷的状态下。”药王轻抚着白花花的胡须,皱眉思索着。

诸人也是疑惑。

正常情况下,突破时必须严阵以待,稍有差池很可能会导致不好的后果。

这种昏迷状态下的连续突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这苏天凌怎么处置?”一个女执法者问道。

“等少宗主醒来再说吧,我看少宗主跟苏天凌之间的关系怕是有特殊之处。”一个男执法者说道。

从柳雪收苏天凌为侍男开始,诸人就觉得不对劲了,现在苏天凌侮辱肖婉柔被少宗主亲眼目睹,直接导致心神受到了重创,这很明显,彼此肯定有很深厚的关系。

尤其是之前苏天凌说了一句,家花哪有野花香,这句话让人浮想连连。

那女执法轻点头,虽然她很想杀了苏天凌这个祸害,但柳雪没下命令,她也不好做什么。

……

璃宗禁海涯。

禁海涯处于一片悬崖半山腰间,海涯外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大海。

半山间,有一些禁制,禁制里被关押着一些犯过错的宗门的弟子。

苏天凌正被关押在这个地方。

除了苏天凌,还有几天前被柳雪罚关禁闭三年的宗门弟子。

这些弟子看到苏天凌被关押在了这里,一个个磨拳擦掌,恶狠狠的说道:“没想到你也会被关押在这里,正好我等心气不顺,这三年每日折磨你,以泄我们心头之愤!”

苏天凌看了他们一眼,并没说什么。

“吆喝,这什么眼神?蔑视吗!特娘的,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几人立即冲了上去。

砰砰砰砰!

忽然。

几人的身形直接化成了一缕青烟。

苏天凌望着这一缕青烟,悠悠道:“你们此生能死在我手里,也是你们的荣幸了。”

言罢,苏天凌便没再多言。

他的帝念一直笼罩着璃宗,发觉柳雪体内的皇冠武魂已经苏醒了,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皇冠武魂终于苏醒了,现在就差他的妹妹还没有苏醒皇冠武魂了。

只是,想到苏小可深受刺激的一幕,有些心疼,苏小可的年纪毕竟还是太小了。

今年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

而且,要用什么方式才能刺激到苏小可呢?

璃宗的药园。

柳雪躺在晶莹剔透的冰床上,修长的玉指微微动了一下,接着,她缓缓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沾染着一丝泪水颤动着。

她的眼睛已经红了,泪水浮现在表面。

她搞不懂。

苏天凌至于那么饥渴的要侵占肖婉柔么。

虽然她明确说过不让苏天凌碰她,但如果苏天凌强行要了她,她也不会说什么。

可,现在到了这等境地。

她的心只有痛苦。

除了痛苦,还有很多的疑惑。

自幼以来,苏天凌都挺中规中矩的,虽然从成亲之后性情有些变了,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等肮脏之事吧?

明知自己就在璃宗,还要去侵占肖婉柔,难道就没有考虑后果?

尤其是最后一句,她问苏天凌为什么这么做,苏天凌回了一句,家花哪有野花香。

当时柳雪气的冲昏头脑,难以梳理条条线线,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按理来说,东窗事发后,苏天凌应该各种解释,各种求自己原谅他,偏偏还刺激她,这又是为什么?

还有肖婉柔!

那哭是真的哭,她看的出来。

可之前肖婉柔明明就很看不起苏天凌,还对她吹秋风,让她将苏天凌逐出去。

柳雪越细想,越觉得头疼。

这疑惑太多了,根本解不开。

只能亲自问问了。

“少宗主,你醒了?感觉好点了没有?”

药王发现柳雪睁开了眼睛,立即走过去问道。

“无碍。”柳雪轻摇头。

诸执法者见柳雪脸色红润,气息沉稳,不由松了口气,终于没事了。

“我去找肖婉柔,你们别跟着我。”

柳雪起身,随即离开了这里。

肖婉柔的住所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柳雪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肖婉柔去了白云飞那里。

白云飞所住的院子里。

柳雪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

“少宗主,苏天凌侮辱婉柔,必须得杀了他!不然我璃宗上上下下所有弟子心里都会不服,这会导致人心不稳,这样对宗门百害无一利!”

白云飞沉声道。

“少宗主,请您下令,杀了苏天凌!”

肖婉柔眼睛通红,看起来十分委屈。

柳雪看了两人一眼,对白云飞道:“你出去。”

“少宗主,请你三思。”白云飞起身离开。

院子里仅剩柳雪跟肖婉柔两人。

“到底怎么回事!”柳雪。

肖婉柔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昨日我一时兴起想要钓鱼,正好看到下山的苏天凌,苏天凌说我钓鱼的方式不对,就教我钓鱼,昨天临走的时候,我跟他说今天到我那里挑选一根合适的鱼竿,然后他来了,我没想到…我没想到…他…他竟然…”

肖婉柔说到这里,心神震荡,抑制不住的颤声着,眼泪划过漂亮的脸颊滴落在地。

柳雪闻言,眼神冰冷。

肖婉柔所说跟她所看到的一切完全符合,那日她亲眼看到苏天凌握着肖婉柔的手,教导其钓鱼。

今日中午后,苏天凌提着装鱼的篓子下山,然后去找肖婉柔,这一点宗门许多弟子都看到了。

柳雪的脸色冰冷起来,她想起昨天吃饭时,苏天凌说肖婉柔长的很漂亮,声音也很动听。

她听后,心里就有些动怒了。

难道从那个时候苏天凌就已经对肖婉柔图谋不轨了?

可,她知道苏天凌是武王,一个武王控制住肖婉柔这个武将,不是轻轻松松的么?

若是武王出手,肖婉柔根本就没有机会发出求救声,只能忍辱!

“我会给你一个公道!”

柳雪看了她一眼,随即起身离开。

肖婉柔望着柳雪离去的背影,眼神闪过冰冷的杀意,给她一个公道?这是要动手杀了苏天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