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2 05:04:32

最新章节: 萧炎倒是没说什么。雅妃羡慕,他也羡慕。只是,也只能羡慕了。“师妹,我有点迷茫了。”萧炎轻道。雅妃看着他,“迷茫什么?”萧炎道,“没认识师父之前,我心里一直憋着股气,自己修为不进反退,被人嘲笑,那时候我只想能够正常修炼,那时候有目标,有动力,心里有股气支撑着我,可现在,那股气没了,师父将我的境界直接

第762章 我一定要去

“来,吃饭。”白衣女子笑着道,给苏凌夹了道菜,并没放在碗里,而是放在了苏凌的嘴边。

苏凌张嘴,将这道菜吃进口中咀嚼。

只是,心事重重,在想些什么。

“师父,在您眼中,我永远都是孩子,可,我长大了。”苏凌低头说道。

凡是个正常人,应该都能听懂他的意思吧?

“十六岁就长大了?”白衣女子上下打量着苏凌,露出一丝坏笑,打趣道,“正常男子,二十三岁才叫真正的长大,你才十六,算什么长大?”

苏凌,“……”

沉默会儿,他道,“那二十三岁后,师父是不是就不会奖励我了。”

“会。”白衣女子笑吟吟道。

“……”苏凌沉默会儿道,“若是我成家了,我媳妇知道我被师父一直奖励,会吃醋、也会生气。”

“既然这样,为何还要成家?”白衣女子收敛起笑容,自己夹了道菜,慢慢吃着。

“……”苏凌道,“成家立业,这不是正常的人生轨迹么?”

“这倒也是。”白衣女子轻笑点头。

“所以?”苏凌抬头,看着她。

白衣女子并没看着他,一边吃,一边淡淡说了句,“吃饭吧。”

苏凌暗暗叹息,真不知道这师父在想什么。

于是,慢慢吃着。

快吃完时,苏凌抬头,对白衣女子说道,“下月初旬,雪皇宗来人,到镇里挑选天赋不错的,我想,去雪皇宗修行。”

白衣女子目光转过,看着苏凌,故作生气,板着脸道,“怎么?你想离开为师?”

“不是,只是想见识更广阔的世界。”苏凌低下头说道。

“男人,是该多见见世面。”白衣女子点头,看着他说道,“走出这个门,就再也别回来了。”

苏凌脸色微变,看着白衣女子,“师父,我不是那个意思,不然,我不去雪皇宗了,还不行?一直陪您?”

白衣女子神色平静道,“小凌子,为师在这里待了十多年,如今,也是该出去走走了。”

苏凌突然感到心脏疼痛。

本来,他想去雪皇宗,只想离开师父一段时间,他怕继续这样下去,哪天他会不能控制自己,深陷泥潭。

而他跟师父是师徒关系,在这世界,师父和徒弟,怎么可能在一起?

可现在,师父也要离开,并让他再也不要回来,一时,心情沉重。

白衣女子看着苏凌,“今夜,你陪为师,明天一早,你我师徒二人,分道扬镳,以后,有缘再见。”

苏凌看着她,“师父,我该怎么找到你?”

“为师说了,有缘再见。”白衣女子。

“那若无缘呢?”苏凌。

“那便永远不见。”白衣女子。

“何为有缘,何为无缘?怎样才能有缘?怎样避免无缘?”苏凌急切问道。

“境界越高,圈子越小。”白衣女子。

“师父是何境?”苏凌忙问道。

白衣女子笑笑,“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苏凌心中一沉,不愿意说?

“那,师父的名讳?”苏天凌看着她,虽与师父一起待了十多年,但是,他并不知道师父的名讳。

曾经他也问过,但师父一直不说。

如今将要和师父分开,才再次一问。

“璃。”白衣女子淡淡一声。

“璃?这是姓?”苏凌疑惑道,正常人都有姓有名,怎么只有一个字?

“你只要知道为师叫璃就行。”白衣女子放下碗筷,“收拾好碗筷,给为师按按肩膀,算是你,报答为师这些年对你的教导。”

苏凌点头,忙去收拾好碗筷。

便见师父,已经在房间里趴着。

苏凌走近,给她按着肩膀。

寸寸肌肤,寸寸肉。

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觉的到,每一寸肉都非常的精美,非常的珍贵。

期间,没有开口。

直到凌晨时,白衣女子道,“停下,你去歇息吧。”

“我要陪师父。”苏凌道。

“去歇息。”白衣女子再次重复一声,声音虽然平静,但苏凌可是知道,他的师父,不喜欢将话重复第三遍。

那样,就会生气。

苏凌乖乖退出房间。

白衣女子见状,脸上露出淡淡笑意,立即,拿出了一个特殊的东西。

上滑,解锁!

在那里面一道操作,发了一些视频,在一个群里。

“你们看,天凌已经对为师有了非分之想,这次一别,他一定会发疯的想我吧?哈哈哈…”

白衣女子发完这条消息。

立即有人回复。

“你太坏了,竟然搞师徒情!这怎么得了?”

“就是就是。”

“对了,你为啥不先拿走他的第一次?这样,才更有意思啊。”

“保持距离。”白衣女子回应道,“距离产生美,懂不懂?”

“哼!我在雪皇宗,等着他!”有人回复。

白衣女子收起了手机,随即留下了一封信,身影凭空消失。

第二天早上。

苏凌一夜未睡,因为他知道今天就要和师父分别,早早的起来做了早饭。

这才对屋子里喊道,“师父,吃早饭了。”

但是,无人回应。

苏凌眉头微微一皱,他虽然不知道师父的境界,但基本上,无论师父有没有熟睡,只要他喊一声,都会很快得到回应。

可现在,没有半点回应。

“师父?”苏凌又喊,依然没有人回应。

这让他心中一慌,忙推开师父的房门。

结果,空无一人。

只是被子上,留了封书信。

苏凌连忙看着。

:

小凌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已经走了,下次一别,不知猴年马月。

为师去了哪里,你不需知道,也别打听,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对了。

为师有个师妹,她就在雪皇宗,担任要职。

为师已经跟她打过招呼,等你到了雪皇宗,她会多照顾照顾你。

……

苏凌紧皱眉头,心情很不好。

师父离开了,但并没有告诉他到底去了哪里。

唯一的线索,在雪皇宗!

雪皇宗的人是师父的师妹,若是通过这个师妹,就能知道师父的过去,兴许,还能联系上师父。。

“雪皇宗,我一定要去!”苏凌自语道,眼神坚定。

他看着这房间,看了许久,才离开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