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2 05:04:32

最新章节: 萧炎倒是没说什么。雅妃羡慕,他也羡慕。只是,也只能羡慕了。“师妹,我有点迷茫了。”萧炎轻道。雅妃看着他,“迷茫什么?”萧炎道,“没认识师父之前,我心里一直憋着股气,自己修为不进反退,被人嘲笑,那时候我只想能够正常修炼,那时候有目标,有动力,心里有股气支撑着我,可现在,那股气没了,师父将我的境界直接

第818章 好的师父

一处悬崖边上,凌立着一道妙龄少女,她的身材极好,虽才十六岁,但已初具规模。

该肉的地方肉,该瘦的地方瘦!

她的脸蛋也无比的精致,五官充满了灵气,就好像是上天精雕细琢了许久,才雕刻而成的完美,拼凑在一起,组成了绝美的容颜。

她此时,笔直的站着,看着面前三步距离外的白袍男子。

“师父。”妙龄少女眨着灵气的眼睛,看着白袍男子。

白袍男子看着她,点头赞赏,“不错,有长进,今天特许你放一天假。”

少女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

白袍男子这时忽然说道,“为师要洗澡,洗好澡后,你给为师按按。”

少女俏脸微微红了起来,低头道,“好的,师父。”

“嗯。”白袍男子轻轻点头,随即,两人的身影凭空消失。

在山间打造的空间里。

有一座精美的花园,这花园,便是白袍男子和女子的住处。

白袍男子去洗了个澡,很快就回来了,他穿着睡袍,一头如墨的长发自然散在后方,他看了一眼少女,“徒儿,给为师按背。”

白袍男子直接趴在了软席上。

少女走了过去,纤细的双手搭在白袍男子的背上,给他轻轻按着肩膀。

只是,闻着白袍男子周身散发的特殊气息时,令她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是不是没吃饭?用点力!”白袍男子。

女子的手上,立即多了分力气。

白袍男子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按了半个时辰,白袍男子睁开了眼睛,“你去做饭吧,为师饿了。”

“好的,师父。”少女乖巧的道了一声,立即跑进了附近的厨房,开始忙活了起来。

白袍男子这时坐起了身子,他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拿起茶杯,轻轻摇晃,一边看着厨房里忙活的少女。

“怎么玩呢?”苏天凌看着今生的璃然,突然发现今生的璃然,太可爱了。

令他都不忍心下手,欺负她了。

嗯…

苏天凌想了想,还是可以欺负的。

毕竟,璃然也欺负过他,做人,得礼尚往来。

没过多久,璃然端来了几道菜,放在了桌上,并且很贴心的摆好了碗筷,眨眼看着苏天凌,“师父,请用餐。”

“一起。”苏天凌对她道了一声,拿起筷子,尝了尝饭菜。

璃然也没有拘谨,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苏天凌吃了几口,看着璃然,“有件事为师要跟你说一下。”

璃然抬头看着苏天凌,“师父,什么事?”

苏天凌看着她,“为师要离开半月。”

“半个月?师父你要去哪?”璃然疑惑道。

“秘密。”苏天凌对她说道,“这半个月,你就别来这里,在家族里好生待着。”

璃然突感不舍,心情不佳,看着苏天凌,“好的,师父。”

“嗯。”苏天凌轻点头,“为师后天才会离开,明天你师叔会来为师这里聚聚,为师得陪你师叔一天。”

璃然面露异色,“师父还有师弟?”

“没有师弟,倒是有师妹。”苏天凌笑看了她一眼,“说起来,明天要来的你师叔,曾经还对为师动过情。”

“什么!”璃然脸色微变,不知为何,心下一紧,看着苏天凌,“那师父没跟师叔在一起?”

苏天凌轻摇头,叹息一声道,“其实师父得了极阳之病,每年都会发作一次,每次发作都长达半月,明天之后,就是极阳之病发作的时间,因为这病,为师不能与你师叔在一起。”

璃然心头紧张,看着苏天凌,关心问道,“师父,极阳之病,是什么症状?痛吗?”

“这……”苏天凌轻摇头,没有解释,而是道,“为师得出去一个时辰,去外面买点新鲜的食材,明天好招待你师叔。”

说罢,苏天凌的身影凭空消失。

璃然此时还在想着极阳之病的事,师父没有告诉她极阳之病到底是什么病,看来,此病非比寻常!

璃然立即来到藏书院,藏书院不大,相当于一个小型的院子,只不过是专门用来放些书籍。

看着货架上的书,扫了一眼,寻找关于病症的书!

很快就找到了一本。

她迅速翻着,翻到了最后一页,终于看到了极阳之症四个字!

极阳之症!

得了此病,痛不欲生!

心脏如同被火烤着般,连续疼痛半个月!

每年发病一次。

发病满三百岁,便会死亡!

“发病三百岁,也就是发病三百次,就会死!”璃然神色一紧,自语道,“师父今年二百九十九岁,也就是说,师父即将发病第二百九十九次,第三百次的时候,就会死!”

璃然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起来,那岂不是,她师父只能再活一年了?

璃然忙看向关于极阳之症的解治办法!

解治办法!

与拥有清白之身的十七岁女子行夫妻之事,便能治极阳之症!

“十七岁?”

璃然眨了眨眼睛,今年她十六岁,再过一个月,她就满十七岁了!

她,正符合治疗极阳之症的条件!

可!

璃然的脸色陡然变的绯红,难道,让她跟师父,嗯嗯嗯吗?

可如果不这样,师父就会死!

璃然做了番思想斗争,不禁泄了气,即便她愿意,可她如何开的了口?

即便开了口,她师父也不可能那样对她!

一时间,璃然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一个时辰,苏天凌回到了这里,看到璃然坐在那里沏茶,不禁一笑道,“过来帮为师,将食材提前处理好,明天你师叔来的时候,也不用麻烦,可以直接下锅炒了。”

“好的,师父。”璃然跟着苏天凌来到了厨房,开始切菜,先将食材准备好,只是忙活的时候,心不在焉,时不时的会看苏天凌一眼。

“师父。”璃然沉吟了会儿,开口道,“你得了极阳之症,为什么不去治?”

苏天凌淡淡道,“治不好。”

“治的好。”璃然。。

苏天凌看着她,“你说说看,如何治?”

璃然忽然低头,“我觉得肯定能治好,只不过没有遇到厉害的医师,师父可以去寻这厉害的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