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7:00

最新章节: 因为。美杜莎跟云韵的目光,有时会扫向他,那种眼神,令他很不好受。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结束,萧炎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非常的自在。但是在下一瞬间。萧炎脸色微变,因为师父来了!苏若若跟苏千洛一同到了这里,苏千洛扫了萧炎几人一眼,“徒儿们,讨论的如何?”“师父,挺好。”雅妃。“是吗?”苏千洛考问道,“怎样能

第821章 强颜欢笑

“当然。”璃然一笑,走到苏天凌后方,给苏天凌按着背。

力道恰到好处,时轻时重。

这时,苏天凌突然说道,“刚喝完热茶,导致体温都上升了,平时喝茶的时候,也没这样过啊。”

璃然心头暗颤,心火丹开始起效了吗?

那她,是不是也该准备了?

嗯?

不对!

璃然忽略了一件事情。

她如今只是十六岁!

并非是十七岁啊,所以,即便与师父发生了什么,也断然解不了师父的极阳之症!

那,她岂不是白白牺牲了清白?

过些天,她师父还是得跟师叔用那种办法解极阳之症?

璃然欲哭无泪,距离她满十七岁,还差一个月啊!

这时。

苏天凌拳头不禁紧攥,面露一抹挣扎之色,似乎有些痛苦。

璃然见状,暗道不好,这是药效发作了!

轰!

忽然,苏天凌猛的坐起身子,一双眼睛,透着一抹失去理智,如同饿狼,只想进食的眼神。

他盯着璃然,“你在茶里放了什么?”

“我……我……心火丹……”璃然被苏天凌的眼神吓的花容失色,从未见过如此充满侵略的眼神。

轰!

苏天凌的双手,猛的抓向璃然,璃然惊叫声长响。

第三天。

璃然醒来,慢慢睁开眼睛,眼睛已经红肿,明显哭了许久,她哭,并非是因为伤心,而是疼。

她师父喝了心火丹的茶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哪怕她有些修为,也根本扛不住。

慢慢坐起身子,只觉得一阵疼痛,低头看去,满目狼藉。

她摊手,服用了一粒丹药,随即睡下。

第二天。

璃然已恢复大半,已不影响正常状态,她走出屋子,看着空空荡荡的院子,一阵失神。

“师父?”璃然叫道,无人回应。

璃然放大声音,再次叫了一声,依然无人回应。

璃然失落之下,目光扫向桌子,桌子上,有封书信。

璃然立即走过去,拿着书信看起。

“徒儿,你为何要这般对为师?为师现在都没脸见你,我去你师叔那治极阳之症,过几天便回来,为师想跟你单独聊聊。”苏天凌。

璃然看着书信内容,不禁轻咬红唇,事已至此,她也不好说什么。

过了些天。

苏天凌回来了。

璃然本正坐在那里发着呆,直到苏天凌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苏天凌的面孔,不禁露出慌乱异色,忙低头,脸色红了起来,非常不好意思。

苏天凌看着她,柔声问道,“好些了没。”

“好了。”璃然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苏天凌叹息一声,“你在为师茶杯里做了手脚,若为师所猜没错的话,你是因为看了书架上关于极阳之症的书,所以才想用你的清白,救治为师的极阳之症吧?”

璃然嗯了一声,依然低着头。

苏天凌又是一叹,“现在已经这样,你让为师以后跟你怎么相处?”

璃然轻咬红唇,“我还是师父的好徒儿,师父不必挂心,徒儿不会让您负责的。”

苏天凌看着璃然,本来还想跟璃然撇清关系,再说出他跟柳雪之间的情意,以此来让璃然心痛一下。

可璃然竟然先说出不用他负责…

这是违心的话吧?

苏天凌顺势道,“如此,为师便放心了,其实我跟你师叔早就有情意,只不过为师有极阳之症,活不过三百岁,不想让你师叔以后孤身一人,所以才迟迟没与她在一起,不过,现在为师的病症已经痊愈,所以,为师打算跟你师叔升为道侣关系,以后,她就是你师娘。”

璃然听后,强颜欢笑,抬起头,对苏天凌道,“师父和师娘何时成亲?”

“九天后。”苏天凌说道,“只要我点点头,你师叔定然会与我成亲。”

“弟子先提前祝福师父。”璃然展颜一笑。

苏天凌轻点头,揉着璃然的脑袋,柔声道,“我跟你之间发生的事,不要告诉你师娘。”

“放心吧,弟子又不傻。”璃然一笑道。

“嗯。”苏天凌轻点头,对她道,“这几天你回去住,三天后再来为师这里。”

“好。”璃然没有问原因,起身行礼,“弟子先回去了。”

苏天凌轻点头。

璃然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下山之时,步伐加快,眼泪像是不要钱一般,哗啦啦的顺着下巴滴落下来。

在山上秘境里,苏天凌翘着二郎腿,他一直注意着璃然,见璃然梨花带雨的哭着,突觉不忍。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啊。

即便是璃然曾也让他伤心了好久,但轮到他让璃然伤心的时候,心里有那么点难受。

“要不,算了吧?”苏天凌挑起眉头自语。

可若算了,貌似有点没多少意思啊,嗯,还可以再玩玩。

璃然回到家族时,正巧被路过的璃心看到,璃心见璃然梨花带雨般哭着,哭的特别伤心,不禁追过去。

“璃然,你怎么了?”璃心担忧看着璃然,“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跟我说说,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还是谁欺负你了?我爹是族长,谁敢欺负你,我让我爹揍谁!”

璃然摇头,呜的一声,抱着璃心,大哭起来。

璃心焦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璃然呜呜呜哭了许久,才呜咽道,“我,我本想用心火丹,得到一个人,结果…呜…虽然做了那事,但是,但是,呜…但是他不负责,不负责就算了,还跟我说,要跟另一个女子九天之后成亲,呜……”

“什么!世间竟有如此负心之人?”璃心大怒,“带我去找他!我替你收拾他!”

璃然摇头,情绪非常低落,“我,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璃心看着璃然,心中气急,“你怎么这么傻?清白都没了,以后你若是嫁人,被对方发现你没了清白,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还好,也能补救!”璃心看着璃然宽慰道,“黑市有种血囊,将你的血放在血囊里,一样能出血,这样对方也不会察觉。”。

璃然抬起头,看着璃心,“我不想嫁人。”

“说的什么胡话?哪有女子不嫁人的?”璃心瞪了她一眼,“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