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大帝

史上最强的大帝

更新时间:2021-07-22 05:04:32

最新章节: 萧炎倒是没说什么。雅妃羡慕,他也羡慕。只是,也只能羡慕了。“师妹,我有点迷茫了。”萧炎轻道。雅妃看着他,“迷茫什么?”萧炎道,“没认识师父之前,我心里一直憋着股气,自己修为不进反退,被人嘲笑,那时候我只想能够正常修炼,那时候有目标,有动力,心里有股气支撑着我,可现在,那股气没了,师父将我的境界直接

第132章 修行修的便是心

苏天凌接过协议婚书,若是按了手印,就真的离婚了。

他拿着协议婚书,眉头微微皱着,心里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这个时候,心里会有些痛。

这痛,来自何处。

他目光看向柳雪,就见柳雪的目光也在看着他。

柳雪心神都提了起来,虽然她主动提出离婚,但不知为何,心里还是希望苏天凌不要按手印,为什么?她也不知。

明明想离,却又不想看到苏天凌就这么按了手印,为什么…

“先聊聊吧。”苏天凌并没按下手印,看着柳雪说道。

柳雪看向苏天凌,轻点了点头,这些年,她没怎么跟苏天凌谈过心,事到如今,她也想知道苏天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苏天凌拂袖一挥,带着柳雪来到了青灵山的悬崖边上,悬崖上,山风吹坲,柳雪的一头秀发随风飘扬。

“为什么要提出离婚。”苏天凌目望着悬崖下的风景,问道。

“你不爱我。”柳雪。

“成亲之前,你我都没有男女之情,那时你都勉强接受了,为什么现在却接受不了。”苏天凌。

“因为我爱你!我不想看到你每天勉强自己的面对我!”柳雪注视着苏天凌的侧脸。

“勉强?”苏天凌闻言,不由失笑一声,他确实是在勉强自己。

没有弥补对柳雪的愧疚之前,他想方设法的让柳雪爱上他,弥补愧疚之后,才发现自己只是为了弥补愧疚而已。

“我是不是很渣?”苏天凌看向柳雪。

“不渣。”柳雪。

“为什么?”苏天凌问道。

柳雪注视着他的眼睛,缓缓道,“是我先爱上的你,是我先提出的离婚!”

苏天凌轻摇头,关于心魔劫的事,只有谢雨洁知道,其余人一概不知,他也不会告诉柳雪心魔劫的事。

苏天凌回想了一下,自己为了弥补而弥补,是有些渣了…

可他又想了一下,他有错吗?

苏天凌心里轻摇头,当初回来的时候,他就跟柳雪说过,只要柳雪同意离婚,他就去跟谢雨洁商量离婚的事,那时柳雪拒绝了。

他只能用让柳雪爱上他的方式来弥补。

只是,现在弄到这个境地,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弄到这等境地,柳雪又不开心了。

苏天凌心里更加的愧疚了。

但若说跟柳雪和好,苏天凌心里轻摇了摇头,之前是为了弥补而弥补,现在…又怎能重蹈覆辙,继续为了弥补而弥补?

那样对自己,对柳雪而言,又是一道伤害。

“先不离,彼此先静一静吧?”苏天凌看着柳雪说道。

“不!我就要离!”柳雪注视着苏天凌的眼睛,语气坚决。

“为什么?”苏天凌挑眉。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柳雪。

两人沉默了许久,苏天凌拿出协议书,按了个手印,然后交给了柳雪。

柳雪将协议书收了起来,然后便离开了。

苏天凌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语。

那背影很落寞,但却又像是焕发了第二生一般,似乎要重新开始了。

苏天凌离开了,在荒野之地一边走着路,一边喝着酒,酒是炼狱穿心酒,大帝喝了都会醉,这种酒专门为大帝而供。

喝着喝着,苏天凌的视线变的模糊起来,走路微微摇晃,身形不稳。

“站住!打劫!”

忽然,草丛中跳出来一群魁梧的男子,个个手持大刀,凶神恶煞,目光泛着杀气的望着苏天凌。

“老大,这人的穿着,看起来很有钱啊,说不定我们能发一笔小财。”头戴红巾的汉子说道。

为首之人肌肉爆棚,身上被黑黑的毛覆盖,胡子也是又黑又长。

“拿下他!”为首之人轻蔑的望着苏天凌,对身后属下命令道。

“是!”一群人一拥而上。

苏天凌看了他们一眼,这一眼,特别的诡异,瞬间就将这些人的修为给废了!

“魔猿!”苏天凌喝着酒,手隔空一探,十几个魁梧丑陋的魔猿出现,这些魔猿看到苏天凌时,目光里流露着浓浓的忌惮。

“折磨他们!”苏天凌淡淡吐出一道声音。

魔猿们对视一眼,立即将这些打劫之人按在了地上,狠狠蹂腻着。

“啊……”

“不要……”

打劫的一群人,一个个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尤其是当魔猿霸占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瞳孔不断的收缩着。

他们不断的挣扎,但根本无力挣扎,任由魔猿欺凌,他们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苏天凌目睹着这一切,看着这些打劫之人,喝了口酒,轻道,“我心痛…正好让你们陪我一起心痛…”

“呵呵…看起来很绝望啊…”苏天凌看着他们,有个别劫匪已经被蹂腻至死,苏天凌熟视无睹,这些劫匪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曾干过多少打家劫舍之事,又欺凌过多少良家女子。

正巧,碰上他心情不怎么好的时候,苏天凌看着他们,轻摇了摇头。

苏天凌一连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转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苏天凌看着天际上的太阳,望了太阳许久许久。

“传说之境…传说之境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苏天凌轻摇头,“感情之事处理的一塌糊涂,即便是问鼎了传说之境,又有何用?不…我根本没有资格问鼎传说之境,为了弥补而弥补,光心魔劫这一关就过不掉,何谈问鼎传说之境。”

“修行…修行……修行为的是什么?”苏天凌狠狠灌了一坛酒,才道,“她说,修行的修的是心,随心就好,如果我是个没有良知的魔头,即便做了大恶之事,心里也不会有一丁点的负罪感,可…我不是魔头…我不是…”

沉默了许久,苏天凌忽然笑了起来…

现在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以前因为愧疚,有所执念,为了弥补愧疚而去弥补。

现在发现,他错了。

修行修的便是心。

“随心就好。”苏天凌转过身,目光望向了最西边的地域,随即再次转身,身形凭空消失。

当出现在灭天宗的院子里时。

苏小可气呼呼的走过来,指着苏天凌,喝斥道,“哥,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这样!”